游泳

修仙从做鬼开始第六百四十二章业火红莲

2019-11-21 23:1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修仙从做鬼开始 第六百四十二章 业火红莲

秦川在瀚海鼎鼎灵的协助下,轻易闯入了冥界,没有时间观察这里的环境,只是扫了一眼鬼修的分布,然后施展了咫尺天涯的仙术。

鬼修防御并不严,他们完全没料到有人敢逆入冥界,所以在他一步踏出,出现在百里之外后,才有人反应过来。

区区百里当然不安全,连续施展五次后,刚要遁入地下,忽然心生警兆,他急忙施展了一个七步小挪移,一只巨手擦肩而过,紧接着一个脸上毫无血色的青年显现出来。

“反应还挺快,难怪感独闯冥界!”

秦川心中骇然,刚才他竟不知对方如何近的身,至于此人说的话他倒是听懂了,这是上古比较通用的一种语言。

此地连骨狼岭的范围还没有脱离,他当然不会在这里和对方纠缠,毫不犹豫的放出九道太极神雷,然后准备瞬移而走。

按理说,鬼修最怕至刚至阳的雷电,这鬼修应该闪避才是,然后他就能趁机摆脱了,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没有闪避,粗大的电蛇竟然直接穿体而过,同时空间禁锢出现,虽然没有真的将他禁锢,但是瞬移却失败了。

此时不是研究对方用了什么秘术的时候,雷电攻击不行,那就试试火焰,一块符宝光华一闪,巨大的火落下,他也不问结果再次施展瞬移,火将那鬼修瞬间烧化,而他的瞬移又一次失败了。

“不好!”知道烧化的是假身,他二话不说马上动用了一枚替劫傀儡,他的谨慎救了他一命,一只淡金色骨爪从人偶身体洞穿而过

,而他原本站立之处,那个鬼修显出真身。

秦川可以断定,眼前的家伙至少是个炼虚期以上的鬼修,即所谓的圣鬼,遇到这样的对手,他虽然有把握保命,但是很难战胜对方,更麻烦的是又有四道身影一闪而至,左边两个大约是化神期的玄鬼,右边两个身材高大面目狰狞的家伙则是两头尸圣。

“人类,你跑不掉了,束手就擒还能少受点罪!”

“未必!”秦川突然化为七道人影一哄而散,自炼体晋级后,幻影遁也提升了一些。

五名鬼修配合的很默契,六道人影几乎被他们同时打散,第七道身影中了一鬼爪,秦川借势前冲,狂影豹步的速度提升到极致,同时激发了禁天玉符。

所有修士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遁速再快,都赶不上空间神通,所以,五名鬼修不约而同的施展了瞬移,结果他们无一例外的失败了。

秦川抓住短暂的空隙,立即激发了一张随机传送符,成功拉开了百里距离,本以为能成功摆脱,哪知一团烟雾忽然浮现,赫然还是刚才那青年鬼修。

“我说过你逃不掉的!”

“去死!”秦川袍袖一抖,一股几乎无法抵御的力量锁定了鬼修。

鬼修“咦”了一声,身体再次化为烟雾被吸入了袖中。

秦川没有半点高兴,因为对方施展了某种替身之法逃脱了他的袖里乾坤,眼见无法摆脱,他将万魂幡取了出来,严格的说此幡已经是十万魂幡,不过在没有晋级为修罗幡之前,威力增幅不多。

黑雾迅速弥漫开来,数千鬼奴在这阴气极重的幽冥界,简直是如鱼得水,而他马上也施展了天鬼匿形术。

一缕黑雾再次化为青年鬼修的模样,浮现在秦川刚才站立之处,看到这些鬼奴,他眼中露出疑惑之色,在他看来这分明是正宗的鬼修手段,对方为何能施展?

“大人,刚才那个人类呢?”却是其它四名鬼修也追到了。

“就在这冥雾之中,对方施展的手段有点像天鬼匿形术!”

“那我们该怎么办?”

“收了这些鬼奴,将冥雾驱散,他自然无所遁形!”

五名鬼修齐出手,只用了几十个呼吸就将所有鬼奴或收走,或灭杀,黑雾更是一下就被吹散了,但是他们要找的人却早已踪迹全无。

“大家分头找,他跑不远!”五人立即四散寻找,鬼修的神识笼罩范围还要强于人类修士,但是他们搜索了一大圈,却是一无所获。

五人碰面后,都是脸色难看,“依我看,就算他有大挪移的神通,一时也逃不过咱们的锁定范围,我估计他土遁了!”一名身着黄色战甲的尸圣说道。

“你说的有理,可是咱们这里就你一个懂得土遁,又如何能全部搜索一遍?”

“他的土遁术应该不能遁出太远,大人和几位可以监控周围数千里的范围,我慢慢探查,总能找到那这家伙!”

“好,就这么办!”

……

正如几名鬼修猜测的一样,秦川的确就在地下,不久前他先施展了天鬼匿形术,然后披上了夜莺斗篷,趁他们对付那些鬼奴之时,悄悄遁地而走。

他也知道土遁术跑不快,也逃不远,于是找了个小小的虫穴后,进入玄牝空间,玄牝珠立即化为了普通小石头的模样,这是神物自晦的能力,一般人拿在手里也未必能发现端倪,如此以来,对方等于是大海捞针,找到天荒地老也未必能发现。

折腾了十几个时辰后,五名鬼修似乎丧失了信心,一起走掉了,但是其中四个又悄悄的返回,另一人招来了上百地行尸开始进行地毯式搜索,结果这般算计仍然无功而返。

事实上,玄牝珠所在的虫穴也被人发现过,只不过太小他们没在意罢了。

骨狼岭最高峰的墓穴中,青铜古棺中传来怒叱声,“真是一群废物,连个小小的人类元婴都抓不住!”

“属下失职,请阴阳大人责罚!”

“哼,如果不是看在你还算尽心做事的份上,本王就把你送给黑山那个老鬼婆了!”

青年鬼修听到黑山老鬼婆几个字,不由身体一阵虚化,显然是吓的不轻。

“请大人开恩,属下愿意永远做您的奴仆!”

“好了,这次的事就算了,那人身在冥界,首先要经历业火焚身之苦,能不能活下来还两说,即便不死,其生人的气息也很容易辨别,通知拔舌域各处城隘和各方势力严加盘查,发现那人踪迹立即上报,如能擒拿可给予重赏!”

“是,大人!”

……

秦川在地下隐匿了足有二十余天,然后放出骷髅化身探路,确定没有埋伏后携带玄牝珠,大模大样的朝和鬼狼岭相反的方向遁去,之所以没有让金尸和火尸化身出面,是因为他们还是比较扎眼,而缩小后的骷髅丝毫不引人注意。

神识面具不用带了,黑色斗篷也拿下了,浑身黑雾缭绕,与普通骷髅鬼修几乎看不出差别。

他的小心无疑是正确的,当路过一处鬼修聚集地,立即被拦下来接受盘查,正因为不起眼才轻松过关,而那些包裹严实的成为被重点盘查的对象。

离开骨狼岭数万里,算是基本安全了,秦川这才敢透出神识查看这冥界的环境。

这个世界极为特殊,白天有一轮皓月和星辰,而晚上只有星辰,所以无论昼夜都是灰色的,只不过白天视野好一些。

地面有山川河流,山地生长一些植被,色调比较单一,以黑褐色为主,河流水质阴寒,其中的鱼虾赫然全是未开灵智的鬼兽。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阴煞之气,普通人类在这样的环境下无法长久生存。

对冥界的环境有了直观认识后,秦川必须要抓紧找个地方应对第一次灾劫了,冥界不会对外来者实施雷罚,但是每一个来到此界的不管是人或者是鬼,都要面临业火焚身之苦,而且以后每个甲子都要经历一次。

业火本是佛家的说法,传说冥界的建立与某位仙界大成佛祖有关,由于逗留幽冥的鬼物要么业力缠身,要么遭遇横祸寿元未尽无法转世,抑或是逆修鬼道者,本来这些鬼都在天道泯灭的范畴,但是天衍四九遁一,总要留下一份生机,如果经历一次业火焚身后还能活下来,那么恭喜你,可以重新进入轮回了。

当然了,渡过业火劫后也可以选择不进入轮回,那么只能转修鬼道,只是转修鬼道每一次晋级都要遭受雷火的洗礼,这一点比在人界严厉的多,而且高阶鬼修每五百年都要经历一次寿元劫,总而言人,冥界虽然不是真的地狱,却也要经历地狱般的煎熬,这也是为何一些高阶鬼修明明能飞升,却也愿意滞留人间的原因。

由于每个鬼物的业力不同,业火威力也大不相同,一个寿元未尽,前世又没干过什么天怒人怨坏事的冤死鬼,通常很容易度过业火焚体之苦,相反,一个前世穷凶极恶的家伙,业火焚烧这一关很难渡过。

那么有没有办法抵御业火呢?

当然有,一是找一具肉身,虽然同样很痛苦,也未必能渡过,但是总比灵魂直接承受炼魂之苦要强的多。

第二是寻一件护身的宝物,这个护身的宝物可不是宝衣宝甲之类,业火自体内生,那些防御法宝肯定没用,所能用的只能是功德类法宝,或者由愿力凝聚的法宝,前者是用功德来抵消业力,可以看作正副能量的互耗,后者等同于把业力分摊出去,由那些愿力的主人来帮忙承受一部分,借此减轻业火的强度。

秦川早就对要经历业火焚身有所准备,功德法宝他弄不到,但是以愿力凝聚的法宝却不难搞到,要知道老白在未得到天巫咒灵诀之前,全靠凝聚信仰之力来修行,至今北蛮山神的信众仍然不下千万,在他闭关期间,老白收集了十几枚骨玉舍利,请笑林等得道老僧开光,并以此来聚集愿力,制成了骨玉法链,专门来应付这一劫。

其实最好的抵御业火的法宝就是老白的金莲法身,只不过这东西早和老白成为一体了,不适合借来渡劫。

另外,他从蓝凤琴那得到的大祝福术,也是一种缓解业火焚身的手段,只是不清楚效果如何。

百日之期便是第一次业火焚身之时,在一个荒僻的所在,他干掉了一头四阶鬼兽,然后鸠占鹊巢,将那座山洞作为他渡劫之地。

转眼进入冥界已经三个多月了,这一天,他正在翻看有关大轮冥王留下的一些玉简,这些玉简都是从司徒无悔那里讨来的。

忽然一阵心悸,知道业火大劫来临,迅速封了洞口,盘膝坐定神识内视。

业火因业力而生,业力附神魂而居,所以除非魂飞魄散,否则业力会始终伴随,无法祛除。

天道昭昭,自有引动业力之法,先接魂火,再连心火,最后于肾火而发,若无身体,则业火直接炼魂。

秦川感应着体内一股难以掌控的晦涩气息,最后在丹田之下生出火苗,这火苗并不算炙热,但是烧灼之感痛入骨髓,和当年服用梵天果炼体的感觉颇为相似。

很快火苗由虚转实,变成了深红色,并逐渐扩大,赫然成了一个莲花的样子。

“艹,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红莲业火?”秦川不由暗暗发苦,红莲业火在修仙界鼎鼎大名,不同于其它灵火,此火是由修士自身凝聚而出的火种之一。

东西是好东西,但是生在自己身上就麻烦了,因为这种火焰水泼不灭,土掩不晦,直到身死魂灭才肯离开。

不出所料,一旦生成就仿佛扎了根一样,先烧灼肾水,肾水为本源,枯竭必亡。

秦川哪能让他灼烧,立即催动了骨玉法链,此宝一闪而没,再出现正是在丹田之中,迅速形成了一道色彩斑斓的光罩将业火红莲圈住,但是也仅仅维持了十几个呼吸,那光罩便被烧化。

他急忙以神念猛力催动,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开始施展大祝福术,当一道温暖的霞光落入体内之时,那剧烈的灼痛感缓解了许多,而业火红莲一下缩小了一大圈,不过马上又缓缓的长大了,这说明祝福术只能缓解,同样无法根治。

骨玉法链再次形成了一层光罩,只是这光罩作用不比大祝福术强多少,很快被重新长大的业火红莲烧化,没办法他只能再施展仙术。

如此僵持小半个时辰,业火只是稍稍减弱,而他已经喝下了三滴万年灵乳补充法力,更麻烦的是骨玉法链快要撑不住了,此宝上的愿力即将消耗殆尽。

这可怎么办?他头上的汗水滴滴哒哒往下流,再也无法淡定,因为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能控制这无法泯灭的红莲业火。

“嘭”第一枚骨玉舍利碎裂,然后这种声音接二连三的发出,失去了约束的红莲猛然涨大了一圈,不仅去灼伤肾水,还开始烧灼其它脏器,他的身体转眼就成了红色,仿佛一只煮熟的大虾。

剧烈的疼痛让他心神一阵恍惚,而这时偏偏又慌中出错,他竟然用以前炼化的岩火去包裹红莲,这简直等于是火上浇油。

等他意识到为时已晚,岩火迅速被吞噬掉了,而红莲一下又增大了一圈,然后窜入紫府,竟然奔着心火而去,如果心火也被吞食,这具肉身也就算废了。

(本章完)

广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昆明专业医治妇科的医院
徐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林口县人民医院
郸城县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