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悟空看私聊 第四十五章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2020-01-17 00:2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悟空看私聊 第四十五章 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郭大路11点25分的时候来到北街的T字路口,因为不想被来往的同学注意,走到路旁一棵树下,靠着树干留意着从南边过来的行人。

等了几分钟,骆驼学姐仍旧没出现,但却看到丁泊雅和两个女生挽着胳膊走过来。

“看来楚大校园也不是很大啊。”郭大路暗暗吐槽。

丁泊雅路过那棵大树的时候,好巧不巧地转头看了一下,正好发现那道熟悉的身影,愣了一下,原地站住。

“怎么了泊雅?”同伴问。

“看到一个熟人……”丁泊雅表情奇异,“我过去打个招呼。”说着朝大树走过去。

“你是看到我才故意躲起来的吗?”丁泊雅走到郭大路面前,问道。

郭大路:“……”

见郭大路答不上话,丁泊雅冷冷笑了一声,道:“你何必如此呢,还把我好友删除,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让你一直记到现在?”

郭大路:“……”好想问一句,同学你是在跟我讲话吗?

丁泊雅看了郭大路一眼,正想再意味深长地留一句“希望你早点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却看到郭大路对着她侧后方挥了挥手,然后冲她点点头,径自走过去。

丁泊雅微微一怔,转过头看到郭大路迎上一位打扮时尚、身材苗条的女生,那女生好奇问道:“在跟同学说话?”

郭大路摇摇头,问:“骆驼学姐要请我吃什么?”

骆依晨看了丁泊雅一眼,隐隐猜到什么,对郭大路说道:“你有事的话,先处理。”

“没事啊。”郭大路认真道。

这时丁泊雅冷着脸跟同伴一起离开,等她们走远,骆依晨八卦问道:“追你的女孩吧?”

郭大路笑道:“我哪有那么大魅力,一个高中同学。”

“噢,那就是暗恋你的高中同学咯?”

“哪里,最多就是前未婚妻吧。”

“什么?”骆依晨满脸惊讶。

“娃娃亲,不过后来被她们家退了,说起来有点复杂……”郭大路语气自然地说道。

“但我看刚才你们两人的表情,你才是退婚的那一个吧?一脸渣男相。”哪怕是骆驼学姐,也是一个对八卦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女孩子啊。

“渣男相是什么样的,渣男还会写脸上吗?我怎么感觉渣男都一副忠厚老实、深情专一、非你不娶的样子?”

骆依晨大笑。

两人进了北街,骆依晨道:“带你去北街的镇街店,吃了那家的菜,你绝对不会后悔来到楚大。”

走了五六分钟,前面出现一个岔路口,一条路继续向前延伸,另外一条是一个斜坡,骆依晨带路下了斜坡,道:“我有一次跟你学姐夫在这边吃饭,吃完饭我让他背我上坡,结果在这摔了一跤,哈哈……”

“骆驼学姐,你光天化日之下这样秀恩爱,真不怕受到法律的制裁吗?”

“哪条法律不准秀恩爱啦?”骆依晨笑道。

“单身狗保护法。”

“哈哈哈……”

“对了,怎么学姐夫今天没过来?”

“他在训练,国庆要跟天南大学打友谊赛。”

“篮球吗?”

“足球。”

“果然美女都喜欢踢足球和打篮球的。”

骆依晨微微一笑,弯起幸福的嘴角。

一会两人来到“食指一动”土菜馆,进去之后,发现一楼全部坐满,服务员道:“两位稍等几分钟,楼上有个二人桌马上就好。”

骆依晨点点头,然后跟郭大路说:“看到了吧,生意常年如此。”

“真的很火爆啊。”

两人等了七八分钟,看到一对情侣从楼上下来,服务员对骆依晨和郭大路道:“两位楼上请。”

上了二楼,看到也几乎是座无虚席,而且客人不只是学生。

郭大路随便扫了一眼,最终目光落在坐在窗边的一对男女身上,那对男女的桌子上摆了七八个菜,还有一个汤。

男的身穿运动服,正在忘我地大吃大喝,女的则转头看向窗外,似乎对眼前的美食没有任何兴趣,或许就是因为这种挑食的原因,她的身量非常单薄、瘦削。

“好看吧?”

骆驼学姐突然问道。

“嗯?”

“别跟我装傻了,”骆依晨白了郭大路一眼,“难道你敢说你不认识那个女生?”

郭大路摇头,“不认识啊,只是觉得他们的组合很奇怪。”

骆依晨看郭大路不像撒谎,忍不住心中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科普道:“那女孩就是黄沁,黄氏集团的大小姐,也是咱们学校今年招进来的背景最厉害的一个新生。”

作为院学生会部长,这种信息当然逃不过骆依晨的耳朵。

“黄氏集团,楚州黄氏集团?”郭大路猛然想起什么。

“不然还有哪个黄氏集团?”

郭大路点头嗯了一声,心道:“差点忘记这一茬,楚州黄家,岂非就是外公一直想光明正大回归的那个楚州黄家?”

“不过大路你最好不要想太多,据我所知,已经有至少九个来头不小的选手把目标锁定在她身上。”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黄氏集团啊,你知道意味着什么?能娶到黄氏大小姐,你可以少奋斗五十年。”

“那就是不用奋斗吃一辈子软饭吗?”

“可以这么说。”

郭大路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不过我听说她有厌食症,但具体我也不清楚……我们点菜吧。”骆依晨翻开菜单。

“有什么不能吃的吗?”骆依晨盯着菜单问。

“我没有忌口,骆驼学姐尽管点。”

“好,那就点一道本店的招牌菜‘锅烧鸡’……”

骆依晨最终点了三个菜一个汤,除了招牌的锅烧鸡,还有一个蛋黄茄子、竹笋炒肉和冬瓜排骨汤。

把菜单递给服务员之后,郭大路言归正传,问:“骆驼学姐说有事跟我说,不知道是什么事?”

骆依晨道:“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了一次要开杂货店吗,我帮你问了一下,然后真被我问到了一个……”

“骆驼学姐帮我找到店铺了?”

“你别急,先听我说完。”

“好好,你说。”郭大路歉意一笑。

“是大四的一个学长,他之前租的一个店子,但位子不在北街,在大学城的学而广场,也就是‘腐败坑’。”

“地点没有问题的,只要在楚大附近就行。”

“不过那儿租金比北街贵不少,一天可能要四五百这样……”

“哦那没关系的,我预算很充分……那学长大概什么时候可以转手?”

“他随时可以的,但郭大路,嗯,我还要给你提个醒,那位学长之所以要转手店子可能不是因为毕业,而是因为生意做不下去,这个你一定要心里有数。”

“他之前做什么的?”

“休闲咖啡馆。”

“每一个文艺青年都有个开咖啡馆的梦啊。”

“但基本都以梦碎告终,因为文艺青年的钱包守得最紧,消费选择也最挑剔。”

郭大路笑起来,正要接话,听到窗户那边传来一声怒骂:“你给我让开,你不过就是一个保镖,还真把自己当人看了!”

郭大路转过头,看到三个高个子年轻人站在黄沁的桌子前面,其中一个人指着刚才坐黄沁对面那个穿运动服的大男生呵斥道。

运动服男生一脸似笑非笑地面对三个青年,然后突然出脚将那个骂人的大个子踹飞,接着伸手按住另外两人的脖子,将他们的头对撞了一下。

嘭!

“啊啊啊!”

三个不良,一顿惨叫。

黄沁面无表情地站起身,径自离开,运动服随后跟上,路过郭大路和骆依晨的桌子时,“运动服”停了一下,侧头看了郭大路一眼,郭大路冲他微笑点头,他没做任何反应,调头走了。

“你们认识?”骆依晨好奇问。

郭大路摇头,“不认识,但我知道他是个高手。”

“比你还高?”

郭大路道:“一年前,他可以打我十个。”

“现在呢?”

郭大路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没有回答。

404医院
长治市第三人民医院
常德治疗妇科医院
菏泽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山西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