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尿毒症少年千里进京求医续一周获捐54万

2019-06-09 06:44: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儿童吃什么治感冒发热
宝宝病毒性感冒治疗方法
宝宝感冒鼻塞风热感冒

昨日,武警总医院,独自进京求医的贵州尿毒症少年冯炯,因怨恨母亲在幼时离开了自己,弄丢了妹妹,对刚从浙江赶来的母亲态度冷淡。截至昨日,冯炯已获得好心人士54万元捐款。本版图片/新京报 王叔坤 摄

■ “尿毒症少年千里进京求医”追踪

新京报讯 (黄颖)截至昨日,独自进京求医的贵州17岁尿毒症少年冯炯,已获得共计54万元的社会好心人士捐款。目前,冯炯已转院至武警总医院治疗,而其母也赶到北京,准备为儿子捐肾。

9月25日,身患尿毒症无钱治疗的冯炯,近乎昏倒在中日友好医院附近公交站,被市民林女士发现后送医。(新京报10月3日、4日曾连续报道)

尿毒症少年称“死了就捐器官”

冯炯来自贵州省盘县,自外出打工发现患上尿毒症后,一直进行透析治疗。今年9月,因当地医院无法继续治疗,冯炯怀揣政府发放的2000元救助金和好心人给的400元独自进京求医。因无钱交治疗费,在中日友好医院透析数次的冯炯离开医院,准备去捐献器官。

9月25日,捐献无果的冯炯返回中日友好医院,并近乎晕倒在附近公交车站,被好心市民林女士送医。医生称,冯炯不继续治疗“最多能再撑10天”。

冯炯称,父亲离世后,其母带着妹妹远走他乡,他也曾给母亲打希望能帮助治疗,但母亲称无钱。

新京报联系上其母路女士,其称确实没钱,但只要孩子需要,她可以捐肾。

好心人7天捐款54万

自《新京报》以“尿毒症少年千里进京求医”进行报道后,7天时间内,冯炯也受到各界好心人士捐款54万元。

其中,存入冯炯个人账户的捐款共有近45万元,而红基会为冯炯发起的两项募捐项目也获得9万余元善款。

10月7日,一直替冯炯治疗奔走的林女士等人,联系部分捐款者协商,以决定善款的使用方式。

“最后决定每笔支出都要由5个人签字同意才行。”林女士介绍,上述5人除她本人外,还包括贵州同乡会黄先生、王律师、中日友好医院的片警陈警官和一位爱心人士。

而红基会工作人员则表示,将尽快把微公益和爱心点上所获捐款取出,拨至冯炯个人账户。

医院免除万元治疗费

昨日下午,冯炯生母路女士也赶至北京,表示将好好照顾儿子。冯炯对母亲抵触情绪明显,甚至一度离开病房躲避。对于儿子的态度,路女士称将与儿子“慢慢说”。

中日友好医院为冯炯开具的出院诊断证明显示,冯炯在该院接受间断透析、补充红细胞、降压等治疗后“症状较前减轻”。

在该院治疗的半个月中,冯炯在“先治疗,后付款”的前提下共接受了7次透析,最终该院决定,为冯炯开辟绿色通道,免去其治疗费用,并推荐他转入武警总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

昨日下午,武警总医院移植科朱医生了解冯炯病情后表示,将继续为冯炯采取透析治疗。若路女士与冯炯配型成功,医院伦理审核通过后便可安排手术。“活体移植成功率很高,费用在20万元左右。”朱医生说。

■ 现场

儿子连串质问 母亲沉默不语

昨日下午,与朱医生沟通过病情的冯炯回病房时,得知母亲已赶到医院后,连声说“我不见她,我不见她”。

林女士等人为避免冯炯情绪过于激动,将路女士带至了楼梯拐角处,但路女士一回头就认出了儿子。

“他长得好高好高了。”路女士刚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我都六七年没好好看过他了。”

回到病房内的冯炯,小腿依然水肿,但脸上的浮肿已消退了一圈,头发也剃光了。他坐在自己病床上,看着母亲被林女士等人领回病房,坐在自己身边半米远的地方,显得很生气。

“之前怎么不想到这个(来见我)?”他高声质问母亲,他不相信母亲没有钱,也不相信母亲找不到他,“我是怎么从贵州来这里的?”

情绪激动之下,冯炯脖子上插着透析管的血管,跳动得非常明显。

他始终认为,母亲所说的没钱都是假话,“出去那么多年怎么会没钱?”冯炯觉得,即使母亲真的没钱,“换我的话,找人借也要借出来。”因为“她生了我怎么能不管我?”

冯炯不能原谅母亲的原因,除了不接自己的求救,还有母亲被拐卖后自己跑回家,却将妹妹扔在了安徽。

面对儿子一连串的质问,36岁的路女士或是坐在病床上,或是随着儿子走到另一病床旁边,却始终低着头,双手紧握,对儿子的质问报以沉默。

偶尔她也会反驳两句,表示就算在一起,没钱也还是无法生活。但她对儿子说得最多的,还是“你要谢谢大家救了你”。

■ 讲述

“不敢接儿子是因没钱”

北京已是深秋,但从浙江赶到北京的路女士,身上只穿着背心短裤和一双拖鞋。

讲起自己当初为何没接冯炯的求助,她说被几十万的治疗费吓到了,不敢再接儿子。

打工回来儿子“跑了”

路女士说,她当初离开冯炯,是被拐卖到了安徽。

“当时冯炯才8岁多。”她回忆,当时自己在一家工厂老板的帮助下,联系到了贵州警方,才被解救出来,但当时跟她一起被拐的女儿,始终没救出来,“现在她应该14岁了,也不知道在哪里。”

回到贵州老家后,路女士带着冯炯改嫁到了村里另一户人家,“第二任丈夫对我不好,所以又走了。”路女士说,为了避免对方闹事,她就只身去了浙江打工。

又过了一年多,再次回到贵州的路女士却发现儿子不见了,“那时他爷爷说,孩子跑就跑了,慢慢找总能找回来的。”

儿子同事告知患病

当她再次得知儿子的消息,是儿子同事打来告诉她,冯炯得了尿毒症。

“他同事给我打说让我去云南。”路女士回忆,有了一次被拐卖的经历,她生怕自己又遇到坏人,没敢去。

去年年初,路女士曾四处打听尿毒症的治疗方案,“问了好多人,最后有一个大夫说要换肾。”但是数十万的治疗费用吓到了她,“绝望了。”她说,即使如此,也没像儿子所说“不管了”,她把自己一年的积蓄8000多块都用在了儿子身上。

但花光了积蓄,她就不敢再接冯炯的,觉得接了也没钱治,“想着挣不到钱,小孩治不好,就天天寒心。”

要跟儿子一起过

日前,林女士等人与她取得联系,得知冯炯有望换肾后,路女士便从浙江打工的工厂出发,“我想救他。”她说,来之前她已把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也会尽力让冯炯的心情平静。

知道儿子“恨”她,但她还是相信能与儿子沟通好。她还记得,冯炯小时候是个很乖很聪明的孩子,每次要打他的时候,他都会说妈你打我是要我好。

她说,已准备在北京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儿子,“我想和儿子一起生活,再也不想跑了。”

最美最文艺的玄关 它是这样设计的
送老公结婚纪念礼物推荐 送老公的礼物多少钱合适
清远装潢公司品牌推荐 选择装潢公司要注意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