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妹纸不是人 第八十二章 雪龙飞舞

2020-01-16 16:21: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妹纸不是人 第八十二章 雪龙飞舞

玄觉,也被称为第六感,是六识中最神秘的一个。就像是WiFi,看不见摸不到,但它确实真实的存在。在西方,第六感觉被称为——机体觉或者机体模糊知觉。

大部分人都有过一些奇怪经历。比如,梦境在现实中重现;出现似曾相识的事件或场景;预知交谈中对方要说什么;灾祸来临前有不祥预感,这些都可以归纳为第六感觉。

玄门中人修炼天人感应,灵士亲和自然,所以玄觉更加敏锐。刚才看到赵家大院的一瞬间,西门靖心头猛地一紧,脑海中浮现出一张画面——赵家大院变成了一座废墟,断壁残垣里尸体横陈惨不忍睹。

坏了要出事!自从修炼开始,西门靖的各种感觉在不断增强,这是用灵气温养六识的结果。相对于耳、鼻、眼、舌、身,这五种感觉,玄识却一直未有大的进步。今天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往遇到危险,也能心生警兆,但绝不会像刚才那么真实,直接出现了一副画面。

“站住!”

西门靖跑到大门前,就听到一声冷喝,这是留守的警卫,他急忙喊了一声:“我,自己人!”

一颗树后转出一人,冲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都睡着了,小声点,队长他们呢?”

危如累卵之际,西门靖哪有功夫和他解释,抬腿一脚踹开大门,径直冲了进去。

迎面人影一闪,伸手拉住了他胳膊,这人正是武骢,他低声问道:“出事了?”

西门靖扯开嗓门吼道:“起床!起床!撤离!撤离!”

武骢知道这不是恶作剧,脸色顿时大变,疾步跑向正房,哪里是赵老头的卧室。其它房间还未有反应,一间偏房猛地被人推开,睡眼惺忪的李医生披着衣服跑了出来。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李医生狠狠瞪了西门靖一眼,指着他脸说道:“怎么啦,怎么啦,你哪根筋搭错了?”说着回身一指正房“老首长在睡觉......”

这货说着突然卡了壳,直愣愣的看着院墙上方,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

西门靖循着他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条雪瀑从几百米外的山峰上急速落下,宛若银河落九天,多处山头积雪被引发紧随其后,一道道喯珠吐玉似的十分壮观,而山下是一道长坡正对着这个小山村。

下一秒,轰鸣声如万马奔腾滚滚而来,脚下的地面也发出了微微颤抖。

“雪崩啦,跑啊!”年近五十的李医生比西门靖动作都快,狼嚎一声,瞬间化作残影消失在院子里,此地只留下一只棉拖鞋,下一刻他几乎是推搡着衣衫不整的赵老头跑出了房门。

西门靖早已蹿上了院墙,观望雪崩走势,第一道雪瀑已经落地,激起千尺雪浪,浪头似缓实急顺着山坡斜切过来,其锋芒直指村头。

所有房门几乎是同时被推开,武骢架着周老头,只穿一件毛衣的赵云生扶着老婆,还有剩下的警卫,同时来到院里,前后不足一分钟,院子里沸腾起来。

“不要去村头,向后跑!”西门靖高呼一声,从墙头跳下,向后院狂奔。山坡据此只有几百米,雪崩转瞬即至。

武骢大吼一声来不及了,他好似一头狂怒疯牛猛然前冲,狠狠撞在土胚墙上,哗啦一声响,不太结实的土胚墙被他撞出一个大口子,烟尘飞舞间显出他铁塔似的身形招呼院内人从这里逃跑。

轰鸣声越来越大,瓦片上积雪、冰挂,被震的簌簌而落。众人从破口出鱼贯而出,突然赵夫人凄惨的叫了一声婉儿。

西门靖急回头,正看见小辣妹从大门跑进院子,狂风裹着雪尘越过墙头扑面而来,眨眼间小辣妹娇俏的身子消失在雪雾中。

这只是雪崩的锋头,紧随其后的就数以百万吨级的冰雪、泥土和山石、树木,此地将不复存在。

“快走,我去救她!”西门靖身形猎豹似的冲入了雪雾中。

不能为了一人,让大家陪葬,警卫们在武骢带领下强行拖架着赵家人向后山迅速撤去。

轰鸣声震耳欲聋,白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狂风扑面让人无法呼吸,一瞬间西门靖变成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残疾人,五感尽失,只能凭着刚才的记忆寻找小辣妹的位置,恍惚中他觉得撞上一个柔软身体,立刻将她死死抱在怀中。

土胚院墙仿佛纸片一般,被奔腾而来的雪龙撕碎,紧接着几间红砖瓦房犹如积木似的分崩离析,砖瓦、大梁、椽子、檩条,以及各种家具、家什裹在雪里漫天飞舞,这场景比遭受了龙卷风都令人震撼。

西门靖只觉得被一股无可抗拒的力量抛上了天空,此刻的他在大自然的狂怒中仿佛婴儿一般脆弱,只能死死抱着怀里的身躯,竭力将灵力布于体外,任由身体旋转、抛飞、落下、撞击,翻滚,直到失去知觉,陷入了一片黑暗。

雪崩来的快如闪电,去的悄无声息。一切平静下来的时候,小村庄已经不见了踪迹,那些多年的断壁残垣变成了更凌乱的瓦砾被大雪埋在下面,赵家大院所幸还剩下了两间房也被埋了半截。

大树拦腰折断,灌木连根拔起,村外的山包、沟壑被积雪填平,一眼望去唯余白茫茫一片平川。

“婉儿,婉儿!”赵夫人坐在石头台阶上泣不成声。

赵老头面沉似水低头不语,周老头靠在女儿身边老泪纵横。赵云生眼角含着泪,握着妻子双手,几次想开口解劝,却无从措辞。

武骢和警卫们一起将他们躲过了雪崩,然后带入了村后小庙避寒,一进庙门,赵夫人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上,痛哭女儿,出现了上面的一幕。

此时雪崩已经平息,武骢起身说道:“我去看看!”

赵老头抬起头,沉声道:“多带几个人!”

赵夫人触电一般,猛地站起,说道:“我,我也去!”

赵云生硬把她按下,对父亲说道:“爸,还是我去吧!”

一个苍老声音仿佛是从天上落下,有人说道:“你们哪里也不用去了!”

ps:出现似曾相识的事件或场景,应该是既视效应,这里本狼把它归纳为第六感觉,同样是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请勿喷。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苏州圣爱医院来院路线
贵州权威癫痫病医院
辽宁治疗龟头炎费用
河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