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斯诺登逃亡路上重建生活濒临破产找工作糊口

2019-06-09 08:08: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两三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两三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两三岁宝宝咳嗽怎么办

“他所有的积蓄几乎都花在了食物、房租、安全等方面,几近破产了。”11月12日,斯诺登的律师阿纳托利·库切列那告诉《俄罗斯》,斯诺登从没为钱出卖过机密,也没从信息泄露中得到一分钱。

他告诉俄新社,斯诺登已在俄罗斯“某主要站”找到工作,并于本月初开始上班。至于具体从事什么工作,库切列那并未透露,只说他会成为提供“技术支持”的角色。

如今,靠“一些组织和有魄力的公民”资助苦苦支撑的斯诺登,正在安心等待第一个月的薪水。正如美国The Verge站所说,交出了手中所有的秘密文件后,斯诺登是时候将注意力从披露美国的间谍行为,转向重建自己的正常生活。

好奇的人们不禁开始猜测,能收了斯诺登的公司究竟是什么来头。俄罗斯大型搜索和服务公司Yandex第一个进入好事者揣测的名单,不过现在它已没有“嫌疑”了。不久前,该公司通过电子邮件发表声明:“Yandex不是爱德华·斯诺登的未来雇主,我们从未收到他的工作申请。”

被称为“俄罗斯版脸谱”的社交站VKontakte也是最热门的选项之一。早在8月,斯诺登获准踏上俄罗斯国土前,这家站就热情地抛出了橄榄枝。但库切列那说,这只是诸多对斯诺登感兴趣的公司之一。对于最近的传言,站官洛布斯金拒绝发表任何评论。

“爱德华是我的英雄,他做了正确的事。小伙子,做得好!不幸的是他如今身处困境,我希望他能好起来。”友马克·罗曼在“今日俄罗斯”站留言,送上了祝福。友艾伯特则只希望“让斯诺登陷入这么多麻烦的技能,现在能助他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中找份能赚钱的稳定工作”。

也有反对斯诺登的人大发嘲讽,建议他到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应征,“看他是否喜欢他们的道德标准”。反对者还预测,如果斯诺登嗅到一丝不喜欢的气味,就会将它散布到全世界,“不能信任叛徒,叛徒永远都是叛徒”。

数月逃亡,不安全感挥之不去

斯诺登会破产,一点都不奇怪。从5月20日逃离美国开始,这个年仅30岁的小伙子就过上了坐吃山空的日子。

到达香港后,斯诺登独自带着4台电脑住进酒店,开始了与英国《卫报》格林沃德的秘密联系。当时他已被媒体曝出手头颇为局促。

然而,这并不是斯诺登面临的最大困境。尽管当时美国政府还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NSA监控手段了解至深的斯诺登,仍无法摆脱强烈的不安全感。

据香港媒体报道,那段时间斯诺登在酒店中几乎足不出户,饭菜都要求服务员送至房间,每当需要使用络时,他都会用一只红色的大枕套将自己和电脑一起裹住。

离开酒店后,斯诺登暂时寄住到当地一户人家。一次享用披萨、炸鸡、香肠和百事可乐的晚餐中,他坚决要求所有人把放进冰箱,以屏蔽监听。两个小时的谈话中,斯诺登得知,在等待香港决定是否庇护自己的法律程序中,他可能在监狱中度过数年,不得接触电脑。

就这样,原打算“将命运交给香港人民”的斯诺登下定了离港的决心。6月23日晚,他乘坐俄罗斯航空SU213航班,抵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

那时,俄罗斯并非斯诺登最理想的目的地,他只是想经由这里,前往更加“自由”的冰岛或厄瓜多尔。然而已下决心将“叛徒”捉拿归案的美国政府撤销了他的护照,斯诺登的后路断了。

与在香港时的深居简出不同,警惕性大增的斯诺登一头扎进了机场过境区的胶囊旅馆,再也不露面。

他住的“航空快车”胶囊旅馆,有点像火车上的卧铺车厢。空间局促,但配备有床、桌子、充电插座和电视。自费在这里过上与世隔绝生活的斯诺登,并没能摆脱外界的干扰。

斯诺登消失在媒体视线中的两个月里,美国唱着独角戏,把“猫鼠游戏”玩得不亦乐乎。除了有条不紊地在全世界布下天罗地,美国还对可能收留他的国家威逼利诱。8月2日获得俄罗斯庇护、重见天日时,这位在全球无人不知的泄密者,其实已没有别的什么选择。

库切列那最初决定帮助斯诺登,也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在俄罗斯无人可以投靠,“身边没有父母亲,也没任何亲戚”,实在寂寞又可怜。

库切列那不仅协助斯诺登在这个国家获得了合法地位,而且在生活方面也对他指点颇多。“我几乎不可能对他说‘不’,因为他在这里孤苦伶仃。”他告诉“今日俄罗斯”站。

1

LSI宣布成为多核联盟工作组会员
KindlePaperwhite更新支持
Intel推卡片电脑Atom处理器支持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