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足协除了天价中超还干了啥足改落实程度等于

2019-07-15 20:2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足协除了天价中超还干了啥?足改落实程度等于0!:阿宝张冬玲

摘要: 年关岁尾,联赛也已经结束了,中国足协也到了年度小结之时。今年3月份,国务院印发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今年一整年,中国男足又有世界杯预选赛这样的4年一度的大赛。工作总结里,中国足阿宝张冬玲最新动态及资讯。

今天,2016赛季中超就要拉开大幕了。尽管泰达队要到12日才迎来首场比赛,但全队上下已经进入了联赛时间。这个冬训期,德拉甘的工作是否达到了预期?引援是否让人满意?新赛季的目标是什么?面对本报的专访

年关岁尾,联赛也已经结束了,中国足协也到了年度小结之时。今年3月份,国务院印发了《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今年一整年,中国男足又有世界杯预选赛这样的4年一度的大赛。工作总结里,中国足协可以书写的内容一大堆,但真正的成效如何,恐怕足协自己也要脸红。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是国家层面的大事,盘点一番可以发现,除了宣布从国家体育总局脱离、联赛转播权卖出了天价之外,由中国足协出面落实的动作,几乎为零。

国字号球队成绩惨淡何时才能进入世界强队行列

《方案》把发展足球运动分成“三步走”战略,其中,中期阶段,国家男足跻身亚洲前列,女足重返世界一流强队行列。远期则是积极申办国际足联男足世界杯;国家男足国际竞争力显著提升,进入世界强队行列。

十三五规划已经全面开始编制,不到10天后,一年一度的中国足协会员代表大会即将召开,这次会议肯定会讨论中国足球新的10年规划,不出意外的话,申办和举办世界杯应该会写进10年规划,不然的话,中国足协注定无法向更高一级交代。

2022年世界杯在亚洲的卡塔尔举行,按照国际足联制定的洲际轮换原则,世界杯若在中国境内举办,现实的目标应该是2030年。

至于国家队成绩方面,在今年的一系列比赛中,男足与女足都无法令外界满意。女足今年重返世界杯8强,但在东亚杯上排名垫底,明年年初晋级里约奥运会的形势很危急。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男足全年只输了3场,但在4年一次的世界杯预选赛中,中国队表现疲软,输给了小组最强大对手卡塔尔队不说,还接连2次战平中国香港队,导致目前出线希望渺茫,已经基本确定无缘亚洲区12强赛,更不要说晋级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了。

但是,必须说明的是,国足如果能够晋级世界杯,会带动整个足球产业的发展。而申办和举办世界杯,则会让中国足球产业所有链条以及关联产业都能动起来,相关效应会持续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会让中国足球得到飞速的发展。

《方案》里面对国家队的建设有明确规定,比如要加大投入,新建两块基地,满足不同季节各级国家队训练和比赛的需要,国家队主帅实施目标制,优先选拔为国效力愿望强烈、意志品质一流的优秀球员进入国家队等等。

但归根结底,国家队成绩能否提升,与人才培养和足协改制直接相关,此两项没有取得决定性进展前,国足很难实现飞跃。

管办分离遭遇阻力一套人马两块牌子仍要继续

中国足球从1994年开始推行职业化联赛,但实际操作却是标准的“伪职业化”,“一套人马,两块招牌”、“自己监管自己”的奇葩景象始终困扰着中国足球。

今年8月17日,在中国足球改革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亲自参加,正式确定了中国足协的改革方案。从这天起,中国足协正式脱钩国家体育总局。

3个多月过去了,中国足协的管办分离工作推行得很不顺利。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蔡振华兼任中国足协主席,即将召开的会员大会上并不会进行换届选举,蔡振华的主席一职很可能会干到2018年。

更为离奇的是,自从9月份进行人事变动以来,中国足协的领导层一直在用行政命令行事,甚至依然用“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名义调动工作人员,这与8月17日宣布正式脱钩不符。这也是付玉培等中层领导与副主席魏吉祥公然开撕的原因之一。

而且,在所谓脱钩之后,中国足协目前现有的5名领导,全部来自总局,他们作为国务院行政部门的代表派驻足协,在其他工作人员全部脱离总局的前提下,实际上整个5人制领导层对中国足协的掌控能力更强,监督力度更弱。

《方案》提出,中国足球协会与体育总局脱钩,在内部机构设置、工作计划制定、财务和薪酬管理、人事管理、国际专业交流等方面拥有自主权。中国足球协会不设行政级别。但同时指出,新的中国足协需要设立党委,由体育总局党组领导。等于说,中国足协的管办分离不可能像国外的足协一样,彻底进行改变。

未来,随着足球改革深入,围绕着足管中心的管理体制改革必然向纵深方向拓展,包括在中国足协担任副主席职务的足管中心干部们也即将面临重大抉择——要么丢掉官帽,专注于足球具体业务,要么留在中心致力于宏观策略上引导中国足球、监管足球,国家队也将变得更多地以服务为主,行政干预的影子越来越少。

职业化砸钱无止境俱乐部生存环境难改变

中超联赛在近几年一片红火,延续着大肆烧钱的主旋律。上赛季联赛准备期,整个转会市场上,中超以1.0882亿欧元(约7.6亿元人民币)排名第2位,仅次于英超,广州恒大与上海上港更是跻身全球第4和第9位。

今年冬季转会期刚刚开始,一系列重磅转会已经开始酝酿,更多有实力的大型企业陆续进入足坛。然而,根据相关机构发布的数据,中超所有俱乐部依旧处于亏损状态,中小俱乐部的生存空间更是被严重压缩。

《改革》方案曾明确提出,要防止球员身价虚高和无序竞争,研究高水平外援引进限制。但现实的情况是,球员的身价和薪资飙升,很多球员的税后年薪已经到了500万元,加上奖金等,一年税后超过1000万元的球员不少。国内球员以及外援的转会价格严重虚高。自从2012年以来,国家队球员的转会价格从2500万一直飙升至2015赛季孙可转会的标王价格6600万。中超俱乐部收入结构中,大部分俱乐部的收入主要依赖于企业冠名(广告赞助占70%以上),广告、门票收入为辅,其他相关产业相继在开发中,或处于一片空白。而许多俱乐部的“冠名权”资金来自本身的投资企业,从严格意义上讲并不能作为俱乐部的盈利项目。

电视转播收入是足球收益的主要部分。从今年开始,中超联赛在这一部分提升幅度明显,中超联赛电视版权从年收入8000万元,飙升至年均收入16亿元,未来5年卖出了80亿元天价,在改革中完成了红利的释放。这也是《改革》方案发布后,真正得以落实的内容之一。

此外,转让、迁移是中国足球的老毛病。十多年前,中国足协就曾对外公布,中国职业联赛发生了100多起转让、并购、解散等事件,应该想办法解决。问题是,当中国足球还没有发展到稳定有序阶段的时候,解决这类问题的确有难度。

欣喜的是,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有真正干事的人,他们已经确定从2016赛季开始,不再批准俱乐部的跨省转让、迁移,以及跨注册协会转让、迁移。

“现在的中超比往年竞争激烈,作为升班马,我们的首要目标是留在中超。”在华夏幸福俱乐部昨日举行的“荣耀河北,幸福出征”2016赛季媒体见面会上,辽沈晚报见到了此前因俱乐部大手笔引援而一度陷入下课传

朝鲜逃兵非法越境偷猪肉枪杀4名中国边民
新快报李国辉通讯员龚宣凌飞
广州砍人事件斗歹徒男子我要跑了还是男子汉
最高法首聘社会人才当领导
国米官方宣布贝尼特斯下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