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募捐网站被曝收置顶费求助者获捐21万交出

2019-10-08 21:01: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募捐站被曝收置顶费:求助者获捐21万交出18万

联系上一名46客服,其保证交置顶费后,可以上施乐会站首页置顶 成都商报 胡挺 摄影报道 施乐会 主管部门回应 金华市慈善总会副秘书长华文贵表示,金华市慈善总会今年4月曾调查发现,施乐会确实在收取“置顶费”,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份,一共收了100多万“置顶费”。这些钱施乐会用来作为站的运营费用了。后来,金华市慈善总会要求施乐会停止收“置顶费”。“今年5月1日之后,施乐会就停止了置顶费收取。” 针对部分求助人反映的施乐会在5月之后仍在变相收取置顶费的情况,金华市慈善总会将立即展开调查,如果情况属实,会对施乐会进行整改,并严肃处理。 被称为“全球首家全透明化络爱心平台”的施乐会,身陷“置顶费”漩涡:多名在该站发帖的求助者称,所获善款大部分会返还给施乐会作为“置顶费”(成都商报昨日曾报道)。昨日,施乐会的主管部门金华市慈善总会称,今年4月曾叫停过施乐会收取“置顶费”。对于部分求助者反映的施乐会仍存在变相收“置顶费”的情况,慈善总会将立即展开调查。 另据求助者周志忠告诉成都商报,今年5月施乐会宣称取消“置顶费”后,置顶费用通过46络营销中心收取,并由46的客服操作置顶。11月5日,成都商报以求助人身份联系到一名46的客服,这名客服向成都商报保证,交了置顶费后,可以上施乐会站首页。“你准备一万,循环利用,保证你每月最少赚3000元。” 5个多月收百万“置顶费” “都作为站运营费用了” 施乐会全称金华市慈善总会施乐会,是金华市慈善总会的分支机构。昨日下午,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金华市慈善总会副秘书长华文贵对施乐会的情况进行了介绍。 华文贵说,施乐会的性质属民间社会团体,在民政局注册,站运营经费由自己负担。“以前有企业赞助,但在去年11月,企业停止了赞助,施乐会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人员经费和行政开支等运营费用。” 对于施乐会向受助人收取“置顶费”一事,华文贵说,今年4月,金华市慈善总会接到过相关投诉,在了解此事后,立即前往施乐会进行了调查。“调查的情况是,施乐会确实在收取‘置顶费’,从去年11月到今年的4月份,收了5个多月了。据我们了解,一共收了100多万的置顶费。” 置顶费用在了那些方面华文贵说,这100多万元,施乐会用来作为站的运营费用了。“施乐会站5个多月,运营费用花了200多万,这100多万都作为站的运营费用了。” 还在变相收“置顶费” 金华市慈善总会将展开调查 华文贵说,施乐会属于公益慈善组织,对这类公益慈善组织的管理,目前我国尚没有一个明确的管理办法,“只能参照《基金会管理条例》,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 对于“置顶费”,金华市慈善总会也对其是否合理进行了研究。“我们追踪访问了部分交置顶费的求助者,有求助者表示,为了获得捐款,自己也愿意花这笔钱。比如花4000元置顶费,获得1万元捐款。但从整个情况来看,置顶费也有其不合理性,求助人本身就很困难了,有的还是借钱交置顶费,客观上加重了求助人的困难。” 在调查了解相关情况后,金华市慈善总会要求施乐会停止收“置顶费”。“今年5月1日之后,施乐会就停止了置顶费收取。” 昨日,在仔细看了成都商报的报道后,对部分求助人反映的施乐会在5月之后仍在变相收取置顶费的情况,华文贵说,目前尚没有掌握这个情况。“这一块的内容,我们目前确实没有了解,但我觉得,如果情况属实,施乐会不应该这样做。” 华文贵说,金华市慈善总会将对这一情况立即展开调查,如果情况属实,会对施乐会进行整改,并严肃处理。 最新动态 施乐会新浪官方微博已被冻结 昨日上午,细心的友发现,施乐会在新浪微博的官方微博账号“施乐会平台”已没有任何微博显示。成都商报打开该微博发现,所有已发布的微博都已不能显示,页面上只有一行字:“该用户已被冻结,无法查看其微博内容。” 而施乐会官方站首页求助帖的排序模式,与前几日相比也有了调整。昨晚9点05分,成都商报发现,排在首页前4位的,分别是“白血病小旭龙配型成功”、“3岁小泽熙头面部重度烧伤”、“贫困学子刘青霞需要你的帮助”、“开胸劈骨取肿瘤”,5分钟后,成都商报再次刷新首页,发现此前排在前4位的主题都整体后移了两个位置,而排在最前面的两个主题,刚刚接受了新的捐款。此前,施乐会会长方路曾表示,目前的排序方式为:新接受了捐款的主题排在首页靠前位置。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数次联系施乐会会长方路,希望对此事进行核实,但方路均称有事,随即挂断了。 一名求助者向成都商报反映 获捐21万只拿到3万 其他都交了“置顶费” 昨日,施乐会身陷“置顶费”漩涡一事被成都商报报道后,仍有求助者与成都商报联系,透露他们所交的“置顶费”。 2013年,建筑工人周志忠(化名)5岁的儿子睿睿被查出患有肿瘤疾病,长期的治疗让整个家庭一贫如洗。2013年11月,在难以筹到治疗经费的情况下,周志忠在施乐会上发帖,求助5万元治疗费。5个月后,站显示,5万元治疗费已捐满。由于治疗费用缺口大,他又第二次在施乐会站上发帖,求助20万治疗费。截止到目前,两次求助已获捐21万多元。但周志忠称,21万捐款,他只拿到少部分,约3万元。“你减掉3万,其他都是置顶费。” 周志忠说,最开始“置顶费”是直接打给施乐会的对公账号,今年5月施乐会宣称取消“置顶费”后,置顶费用通过46络营销中心(以下简称46)收取,并由46的客服操作置顶。 “前一段时间捐款不理想,很多时候捐的钱还不如置顶费高,很多人都想不做了。客服还对我们承诺说,以后每个月保底收入3000元。” 周志忠发给成都商报的一张打款凭证显示,2014年9月29日,周志忠汇出了5000元,收款人是施乐会负责人施政年。 此前,多名求助者曾向成都商报证实,施乐会虽然宣称取消了“置顶费”,但实际上46成了施乐会的一个马甲。在回复友投诉时,施乐会负责人之一潘旭苗承认,46是施乐会合作站之一。“46和施乐会站是一起的,46是一个推广站。”已从施乐会离职的客服人员张林(化名)说。 11月5日,成都商报以求助人身份,联系到一名46的客服,这名客服向成都商报保证,交了置顶费后,可以上施乐会站首页。“你准备一万,循环利用,保证你每月最少赚3000元。”这名客服说。 友热议 收取“置顶费” 敛财还是运营需要 昨日,成都商报关于施乐会身陷“置顶费”漩涡的报道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施乐会收取“置顶费”的行为也引发争议。 着名公益人士,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才让多吉”转发了成都商报关于施乐会收取“置顶费”的报道,并在微博上进行置顶。此后,多名友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进行了评论。 友“安海”说,他曾在施乐会先后捐出1000多元。“竟然不是全给那些困难的人,施乐会还收取费用”这名友说,此前,施乐会宣称不收取任何费用,他完全不知道还有“置顶费”一说。“这对捐助者来说,是欺骗行为。” 友“董华平观察”却认为:“收取置顶费,没什么不妥。1、法律无规定慈善机构必须无偿,可以收取。2、要维持站运转,必须有费用支撑,施乐会收取置顶费,本质上说,是收之于求助者、用之于求助者。如果没有站和慈善机构的正常运转,求助者在此渠道将分文不得。3、求助者花少量置顶费,获得更多的救助费,目的已经达到。” 即使是像周志忠一样的求助者,对于施乐会也怀着复杂的感情。一方面,这个络慈善爱心平台,确实帮助了他,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通过募捐向他提供了善款;另一方面,善款中的大部分,却又被当做“置顶费”返还。“说实话,施乐会是一个好的慈善平台,也帮助了很多人,只是置顶费确实不该收。”

微商城保证金多少钱
微店在哪里
怎么弄分销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