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恐怖广播第三十八章笑死广播了

2020-01-26 13:49: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恐怖广播 第三十八章 笑死广播了

她,真的没回来?

苏白现在脑子里还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仿佛对于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在意。

这副表情,在表妹眼中,有些疑惑,但他还是坚定地继续执行下去。

夺回自己的身体,就在今天,一切的结果,就在今天,总之,会给自己一个结果了!

苏白微微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她,应该回来了。”

周围的空气,开始越来越冷,但也只局限于这个包间里,其余的地方,依旧如常,这个包间,是阵眼的位置。

“咚咚咚……”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与此同时,一条条黑色的丝线从包间门的缝隙之中渗透进来,缠绕在了苏白的身上。

苏白甚至没办法去挣脱他们,因为这些黑色的丝线跟自己的灵魂完全地相溶,事实上,苏白清楚,自己的灵魂,肯定也跟那具青铜箱子被绑定过的,

自己和面前的这位,

二人的命格,二人的命运,二人的灵魂,其实都在那口青铜箱子上打下过深深地烙印,

那是一个解不开的结,自你出生起,就被系上的联系。

苏白的身体慢慢地飘浮起来,如同被托举起来一样,青铜箱子在此时缓缓地打开,虽然隔着一大段距离,但是苏白依旧能够感受到那股冥冥之中的召唤和牵扯。

仿佛,

那里才是自己的真正归宿,才是自己真正的去处。

这是一种超越了实力界限的呼唤,超越了任何模糊能量概念诸如阵法、结界等等方面的呼唤,仿佛你本就属于那里,而那里,你根本就无法拒绝。

老实说,即使是苏白,也没有料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毅力,将这整座酒店都画好了阵法纹路从而就为了等这一天。

现在,苏白如果扪心自问一下,其实自己这次来赴约,真的是本着赴鸿门宴的心态来的,但这的确是一种对自己很不负的态度。

历史上,诸如鸿门宴一样的故事,也有,但是很少很少,为什么这样子呢?

因为绝大部分赴鸿门宴的主角,都不像是沛公那样子运气好再搭配上项羽这样子的一个自视甚高实则刚愎自负的对手,可能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鸿门宴的结局都是主人家将杯子摔在地上埋伏在四周帘子后的刀斧手马上冲进来将客人砍个稀巴烂。

但即使是这样,无论是胖子还是和尚又或者是嘉措跟解禀,他们都没有来劝阻苏白,当然,这里面肯定有他们想要跃跃欲试跟那个女人过过手的心态在,但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劝不动苏白。

苏白不是一个得过且过的人,也不是一个行事风格完全按照利益趋势去进行选择的人,有时候胖子也会感叹为什么苏白经常作死却还是能够继续活下来,无论是现实世界里还是故事世界里。

所以,当苏白已经说出自己之前就答应了要去这家酒店会餐之后,其余四个人,都果断地没有继续进行劝阻,那时候,真的除非四人一起联手将苏白制服再让胖子用老方家的阵法将苏白给压制住,然后喂水喂饭等苏白下次被广播召唤进故事世界时再恢复自由,这个选择,自然很扯。

这是苏白关于自己人生,关于自己出生,关于自己生存意义一次交代的聚会,如果人活着,连自己的存在意义都不能分清楚,那得有多可怜?

而现实其实已经让苏白很可怜了,虽然苏白已经靠着他那精神病人一样的变态心态给扛过来了,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度过一开始的狂躁期后他也恢复了平静,该干嘛干嘛,该做现实任务就做现实任务,该进故事世界就进故事世界,但是胖子他们,没办法阻止苏白去给自己做个了结。

四周的温度,已经降低到了一个极度夸张的地步,四周墙壁上也都挂上了冰渣子,地上也是一层白霜,小姨还处于昏迷状态,显然暂时是醒不过来了,但是她能感受到寒冷,身体开始抽搐起来。

小姨今天只穿了一件礼裙,这么单薄的衣服,又被强制锁住了神魂,她很有可能被冻死!

“至少,她,你没有必要害死的。”

苏白虽然全身上下都不能动弹,但是他依旧目光平静地看着小姨的方向,

“作为她来说,不管是对你这个表妹的身份还是你作为我这个苏白的身份,她都会像是长辈一样,给予你真诚地爱护,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

表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冰冷的且狂热的神色,这是一种很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很冲突的表情,但是在表妹的脸上却显露得很是和谐以及自然。

狂热,

是因为他终于能够完成自己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在那个青铜箱子里,自己所承受的可怕孤寂以及枯燥的学习传承,一切一切的折磨,终于能够马上画上一个句号,而冰冷,则是因为表妹对苏白彻骨的恨意,以及苏白之前毫无保留地羞辱嘲讽,让他整个人几乎对苏白的恨意完完全全地沸腾起来了。

“到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装好人?”

此时,身体飘荡在半空中的柏肃在敲门后,慢慢地飘了进来,他是灵魂体,但是能够感知到他身上彻骨的鬼气森森,如果说青铜箱子是地狱的话,那么此时被表妹在其不知情状况下日积月累炼制成介灵的柏肃,就是地狱里的黑白无常。

因为是苏白杀了他,所以在化身为鬼之后,他的恨意,自然而然地就集中在了苏白身上,如果是平时,一个被自己杀的普通人在小概率的前提下变成了鬼,苏白根本连看都懒得看一眼,普通的孤魂野鬼敢靠近苏白身边,苏白身上的僵尸煞气只要稍微有一点感应自动运转一下,这个鬼魂就会当即魂飞魄散。

但是此时,柏肃是代表着来自青铜箱子的召唤,他要来将苏白带回青铜箱子里,当然,带走的,自然是苏白的灵魂。

而此时,这里的寒意,自然而然地就是因为柏肃身上可怕的鬼气所带来的。

“你是个自私的人,也是一个虚伪的人,你知道么,伪善的恶比十恶不赦更让我觉得恶心。”表妹面目狰狞地指着苏白说道,他没敢在此时去触碰苏白,因为此时苏白虽然不能动弹了,但是他如果此时去触碰苏白很有可能被柏肃一并带回青铜箱子里。

那画面就太美好了,

哥俩好,

彻彻底底地哥俩好。

因为曾在青铜箱子待过很久的表妹清楚,自己的父母,在青铜箱子里留下了几乎是自己跟苏白二人的完全生命烙印以及种种甚至他自己都无法解释的禁制,这个青铜箱子对于他跟苏白来说,等于是孙悟空的紧箍咒,任凭前者多么强大和实力多么可怕,也照样稳稳地吃死你。

“我一直都承认自己是一个自私的人,因为我能直面自己的内心。”

苏白看着脸色已经呈现出病态的白色的小姨,目光中流露出一抹不忍,今天过去,她将失去自己的亲人,不,她甚至也将失去自己的性命。

“带他走吧,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我自己的身体里去了,我,久违的身体。”表妹对一边的柏肃喊道。

柏肃的双手放在了苏白的肩膀上,很快,他将带着苏白飘离出这个房间,回归到楼上的青铜箱子里去。

只是,苏白一直到现在,面色依旧是那么的平静,

平静得,让表妹都觉得有些不真实,但是表妹自己坚信自己完全没有什么漏洞和破绽,

对方,必死!

“唉。”苏白叹了一口气,他正在感觉自己的灵魂在慢慢地自身体里被动地提取出来,无力反抗,真的是无力反抗。

“你知道么,其实我真的挺可怜你的,因为在你之前说,拥有了我的身体后,你就能拥有了我的力量,然后自由自在地生活下去,呵呵呵…………”

苏白笑了起来,

他的灵魂,已经一半脱离了身体,在此时,苏白的嘴已经不动了,说话的声音也是从一开始的嘴巴发言变成了灵魂波动发言。

“你知道广播的存在,却不敢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当你觉得可以夺得我的身体然后占据我的身份自由自在时,

可能广播,就在上边像是看一个智障一样看着你。

连你的爹妈,都只能在广播的目光下进行着隐藏,你,又有什么资格和底气,说出能够自由自在的话出来?”

“这个,就不是你需要担心了,再见了。”表妹冷冷地看着苏白慢慢飘荡起来的灵魂。

苏白的灵魂在此时也是很平静,当灵魂即将完全脱离身体时,苏白以一种像是忽然记起来什么的语气惊讶道:

“哦,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你说对了,我可能真的是一个虚伪的恶人,也是一个伪善者,因为之前在卫生间里,我最后还是没有杀柏肃,而是把他变成了我的初拥。

所以,柏肃,你醒来吧。”

此时,这一层卫生间里冰冷的地板上,那具干尸额头上被放置的一滴血液,慢慢地融入到了干尸紧巴巴的皮肤层里,

紧接着,

干尸的身体开始逐渐变得充盈起来。

——————

PS:初拥:初拥是高阶层吸血鬼可控制的给予人类吸血鬼身份的方式.通俗一点说,有些被吸血鬼咬到了的人会直接死亡,而有些人则变为吸血鬼成为咬到自己那个吸血鬼的奴仆.变为吸血鬼奴仆的人即是被赋予了初拥的人.

上海宝山区中西医结合医院
泰兴市人民医院
南昌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陕西哪个医院能治癫痫病
河北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