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钱穆在台遭遇文化暴力马英九现诚恳致歉

2019-06-09 07:30: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怎样防止老年痴呆症
怎样防治老年痴呆
急性肾炎的饮食

2010年8月30日,台湾领导人马英九与钱穆夫人钱胡美琦等人齐聚台北“素书楼”,出席钱穆逝世二十周年追思会。马英九就当年台湾发生污蔑钱穆先生“霸占公产”的“素书楼”风波,再度郑重向钱胡美琦表达歉意。

1990年,钱穆故居“素书楼”被时任民进党“立委”的陈水扁等人指控侵占公产,病中的钱穆不愿背负罪名而搬出,抑郁难平,不久辞世。马英九表示,钱穆因这起“文化暴力”蒙上的不白之冤已得平反,并希望台湾再也不发生这样的事情。

钱胡美琦在追思会上表示,重返故居,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心境如同钱穆写的一副春联:“尘世无常,性命终将老去;天道好还,人文幸得绵延。”她同时透露,《钱穆全集》不久将以“繁体直排”的方式在大陆发行。

1968年,钱穆迁入台北市士林区外双溪之‘素书楼’。钱穆的《师友杂忆》中说:“香港难民潮骤起,乃决计迁居台北,先来择地,得外双溪今址。返港后,美琦自作一图样,屋宇面积略如沙田,惟分楼上楼下,而添得一园地。乃于一九六七年十月迁台北,先住市区金山街,翌年七月,迁外双溪。蒙故‘总统’蒋公命,该所之建筑,全由阳明山管理局负责,并为政府一宾馆……”

“素书楼”成了钱穆晚年讲学论道之所,后辈学子云集。现任台北中央研究院副院长的王汎森在大学时代遍读钱穆先生的著作,曾到“素书楼”听讲,却不大听懂钱先生的口音,有些事倒是印象深刻:“当时南美有一位总统访问台湾,三军仪仗队及乐队在机场欢迎他。钱先生认为现代人这种仪式不合古人之道,说是带一群狼狗去欢迎人家,因为仪仗队是带枪的。那时钱先生还抱怨现代人出国要办护照,他说孔子周游列国时都不用带护照。”

2002年,台北市为纪念钱穆的学术贡献,将“素书楼”改为纪念图书馆,委托东吴大学管理,“素书楼”定名“钱穆故居”。齐邦媛在《巨流河》中写道:“2002年3月,台北市长马英九主持开启‘钱穆故居’典礼,将它开放作为中国文史哲学研究之用。距我初登石阶整整三十年,如今脚步何等沉重。石阶上的院子搭了一个小篷子,典礼下午开始时春雨下得丰沛,小篷子遮不住雨,场面相当凌乱。我进去后,在后排找到个可以不被人发现的位子,可以听听,仔细想想这三十年间事,钱师母的心情更可想而知。当初议会叫嚣收回市产的时候,仍有一些史学研究的年轻学者前往素书楼探视,且为他整理、校订旧作。钱先生问他们:‘这些人急着要这房子做什么?’他们说:‘要做纪念馆。’他说:‘我活着不让我住,死了纪念我什么?

钱穆一生功业,著作等身之外,亦桃李满天下,尤其是创办新亚书院,为故国文化延续了一脉香火。余英时1950年至1955年就读于香港新亚书院及新亚研究所,师从钱穆。在钱穆逝世后,余英时将纪念钱穆的文章结集成《犹记风吹水上鳞—钱穆与现代中国学术》一书。以余英时的专著而言,标举历史人物大名者还有多本。这些著作的重心实则投注在这些人物所处的时代。余英时在谈新亚书院精神的文章中引《新亚学规》:“中国宋代的书院教育是人物中心的,现代的大学教育是课程中心的。我们书院精神是以各门课程来完成人物中心的,是以人物中心来传授各门课程的。”由此或许可以看出余英时治学中的一些脉络。

(文化责编:吕倩曦)

稀土行业管理和治理整顿取得阶段性进展
庆相爱9周年!郑伊健蒙嘉慧罕见高调秀爱(图)-蒙嘉慧-郑伊健
鬼吹灯之《寻龙诀》启动 六巨头剑指20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