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第一贤妇第016章男女通吃

2020-01-26 05:25: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一贤妇 第016章 男女通吃?

姜妈见简莹在周漱身下无力挣扎,憋得满脸通红,忙喊上雪琴、金屏,三人合力将周漱移到旁边去。

简莹大大地喘了几口气,拿手揉了揉本就不算丰满的胸部。心说好险,差点就被压成飞机场了。

喜娘见这里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心里惦记着去找王府的管事婆子领赏,便对简莹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就不打扰二少爷和二少夫人休息了。”

简莹巴不得省了那些繁文缛节,对她道句“辛苦”,叫金屏送了她出去。瞧见小丫鬟端着水盆等物进来,便吩咐道:“放在那儿吧,你们都下去,我来侍奉二少爷洗漱就好。”

一众丫鬟婆子只当着新过门的二少夫人要讨好二少爷,哪有不成全的道理?齐声应了“是”,鱼贯退出门去。

只有姜妈不太放心,故意落在后面,压低了声音叮嘱道:“六小姐,您可要好好伺候姑爷。若是姑爷醒了,您一定得谨言慎行……”

“知道了,知道了。”简莹拿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同样的话你们到底要说几遍?我耳朵都听起泡了。”

姜妈忙将她的手拉下来,紧张地瞟了一眼酣睡不醒的周漱,“您是六小姐,怎能做出这种不雅的举动?还有……”

“姜妈,你想替我洞房吗?”简莹不耐烦了。

姜妈一愣,随即老脸泛红,“那六小姐您和姑爷好好地……

我先告退了。”

待姜妈出了门,简莹立刻起身,将外面的几层衣服扒下来,随手搭在床边竖着的屏风上。一面将头上的冠子、钗环、假髻拔下来胡乱地扔在地,一面向摆着吃食的桌子奔去。

周漱听见衣衫窸窣,钗环叮当作响,眉眼动了又动。

心说把人打发走就宽衣解带,这女人莫非想趁他不省人事,跟他把生米煮成熟饭?他堂堂的周二少,要是在新婚之夜变成任人摆布的那一个,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有心“醒”来,又好奇她打算怎样“侍奉”自己,便躺着没动。然而等了许久,也不见她有进一步的举动。

难不成是临阵退缩了?

心下揣测着,眼睛张开一条缝,悄悄扫量,却见床前空空如也,哪有半个人影?

借着翻身,往稍远一些的地方看去,就见那女人只穿了一身雪白的中衣,披散着乌黑及腰的长发,坐在椅子上据案大嚼。

被满屋子大红喜庆的背景一衬,分外诡异骇人。

若不是瞧见她身后被烛光拉得长长的影子,他险些就以为自己活见鬼了。

先是为她不雅的吃相瞠目结舌,又为自己自作多情悻悻不已。故意弄出响动翻了几次身,见她全然没有反应,忍不住坐了起来,“我娶进门的该不是只饿死鬼吧?”

简莹扭头,透过浓密的发帘看了他一眼。唯恐他来抢一般,抓起盘子里剩下的最后一块点心塞进嘴里,又灌下几口凉茶,才慢悠悠地回话,“差不多了,我这一天就上花轿之前吃了两口面条。再不补红就挂了,你也只能当鬼丈夫了。”

周漱听了这话不免有些心虚。

原本拜过堂就该入洞房喝交杯酒的,他存心晾一晾这个自说自话闯进他人生的女子,便授意萧铮立刻拉了他去喝酒。

萧铮是皇家子弟,这一次是特意从京城赶来道贺的。此人嗜酒如命,又性喜胡闹,做出这样的举动自是不会引起大家的怀疑。且有身份地位摆在那里,谁也不好阻止。

于是借着萧铮的掩护,他一直拖延到前头的宾客都散了,才装作酒醉被人扶了回来。

现在想想,自己这样做的确有失风度了。

“要不要叫人送些饭菜进来?”出于补偿的心态,他开口问道。

“不用,我吃饱了。”简莹将头发拢了拢,分出一绺来当头绳,扎成一条马尾,又对周漱招了招手,“过来坐,我有话说。”

周漱感觉自己一片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愈发悻悻的。不耐烦被她支使,仰身倒在床上,“我酒醉犯困,有话明天再说吧。”

“别装了,我知道你没醉。”简莹不客气地拆穿他,“反正我们不用洞房,闲着也是闲着。趁现在夜黑风高,无人围观,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

免得日后出了什么问题,你怨我我怪你的,降低彼此的好感度不说,还伤人品。”

周漱起身,迈步来到桌前,低头地看着她,“为什么不用洞房?我说过喜欢男人,可没说不喜欢女人。”

“不是吧?”简莹瞪大了眼睛,“男女通吃?”

周漱轻笑一声,俯身凑到她耳边,“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简莹立时扁了眼,心说这人诈唬谁呢?当她没见过雌雄同体是怎的?好心配合他一下,他还得瑟起来了。

“第一,我只要名分。”她径自转入正题,“你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什么时候喜欢女人,都跟我没关系。”

周漱脸上的笑一凝,缓缓站直了身子,“你这是嫌弃本少爷的意思吗?”

“本姑娘没那么说,你不用自卑。”简莹抬头对上他的视线,“你能不要秀海拔了吗?费脖子。”

周漱莫名其妙地听懂了,在对面落了座,又觉自己太听话了,有意撩拨她道:“你不是担心没有人给你养老吗?不如我帮你一把,助你生个一男半女的。

如此一来,我们也算各取所需。”

“免了。”简莹不假思索地拒绝了,“你有没有能力让我生孩子且不说,这孩子生出来了,是个女孩儿还好,要是个男孩儿随了你,让他弯着,我会对女同胞有负罪感,掰直了,又男同胞有负罪感,那我该多苦恼?

再说了,我只是你娶回来的装饰品,又不是‘日’用品,不负责陪~睡生孩子。你想取所需,尽管去找别的男人或者女人,我绝不拦着你。

要不我帮你纳几房小妾,给你随时调剂口味?”

别的话周漱都没听进去,单听进去一句“你有没有能力让我生孩子”,忽地起身,抓住她的腕子,拖着她大步流星地向里头而去……

——

东西湖区人民医院
新乡县人民医院
白癜风河南哪家医院治的好
南昌男科治疗费用
衡水哪家医院专业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