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徐济成全运会该考虑出路金牌应重奖500万

2019-03-26 12:39: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由于都住在媒体村,所以常常和新华社体育名记徐济成照面,前两天月经量异常吃什么药,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俩又坐到了一张桌子上,话题自然又是全运会。

一直以为以“大徐”的资格,一定是全运会上的几朝元老了,可“大徐”告知记者,这届全运会竟是他的第一次经历。或许正是第一次的体验,让大徐对全运会有了更多的感悟。

扬子晚报特派记者 殷小平 刁勇 张晨瑆(沈阳今晨电)

A 赶忙把花盆里的苞米挪到地里去

徐济成是篮球运动员出身,现在是著名的篮球评论员,全运会上,他最关注的固然也是篮球比赛。但第一次的全运会经历,就让他感受到了全运会的奇葩之处。大徐在自己的微博上吐槽说:篮球1共有4个项目,在5个城市举行,恨不能将自己五马分尸,分赴五地!

赛场的分散让大徐头疼不已,而全运会大球项目既设成年赛事,又设青年赛事的做法,也让大徐感到难以理解,他表示:这是我此生第一次看到高中生和成年人的比赛在(全运会这样)同一个平台上举行。

全运会设置三大球的青年比赛,始于上届山东全运会,其初衷是让各地加强后备人材的培养,而且一个大球冠军算3块金牌,亚军算两块,季军算1块。

对此,大徐很不以为然,他在自己的微博中说:你见过一个农场(全运会),把苞米(青年比赛)种在花盆里,然后结出来的玉米棒子,每一个算三个!指着这个争霸亚洲,霸强世界?还要赡养全国人民的日趋增长的篮球梦想?快算了吧!累不累?假不假?

徐济成认为,全运会本来就是成年人的比赛,青年人的比赛还是应当放到大学里去举行,那里才是体育最肥沃的土壤。大徐呼吁:赶紧把花盆里的苞米挪到地里去吧!

B 50万太少,全运金牌该奖500万

这几年,全运会之后,各省市纷纭重奖金牌选手的做法一直很有争议,有的地方一块金牌甚至能换来50万元的奖金。

对此,徐济成表示“应该重奖”,他乃至认为风寒风热感冒病因,一块金牌50万太少了,“我觉得应当奖500万,嘉奖到运动员一生衣食无忧,这样就可以少一些‘搓澡工’宝宝严重便秘,少一些摆地摊的全国冠军。”

大徐表示:“现在我们国家的运动员除在赛场上争金夺银,其他也没什么本事,有些人一旦退役,连赡养自己都困难。我们国家运动员保障机制又不完善,如果连全运会的重奖也没了,这些运动员的生存环境就更差了。”

徐济成认为,现在的问题不是全运会该不该重奖的问题,而是在现阶段,什么样的体制更适合中国体育。其实,就算重奖,也只能解决部份优秀运动员的问题。

徐济成认为,当年全运会的创办,是中国正处在被封闭、被孤立的冷战国际大环境中,中国与国外的体育交换机会相当有限,运动员很难走出国门见世面,而且国内的单项体育赛事也十分匮乏。所以,全运会就成了国内运动员体验大型赛事的主要舞台,是国内模仿版的奥运会。但是现在,随着改革开放,中国重返奥林匹克国际大家庭,我们参与奥运会和重大国际赛事的机会骤然猛增。这个时候,我们就应该斟酌,什么样的体制更合适中国体育?

C 美国有86项全国赛,全由大学办

大徐认为,中国体育的当务之急,是应该赶紧和教育相结合。

徐济成介绍了美国的情况:美国没有“全运会”,但是美国的体育非常发达,他们的全国性单项赛事多达86项。这些比赛都是由学校来组织、来承办,乃至有些非常冷门的项目也有全国性比赛,这些比赛由于放在学校,青年人也都能参与其中,对青少年的影响非常大,孩子们热中体育,美国几乎所有的奥运冠军、体育明星都是从高校中走出来的。

反观中国的青少年体育教育,则是两极分化,一方面是纯洁为奥运战略而培养的职业运动员,他们很少上文化课,为了金牌,玩命训练,弄得一身伤病,退役以后又无处可去;另一方面,绝大多数孩子为了分数而轻视体育教育,小小年纪便弯腰驼背、戴上了眼镜,弄得全部民族都欠缺健康之气。

徐济成再次拿苞米打比方,他认为体育和教育老死不相往来的时代该结束了,“都什么时候了,咱怎样还能憋屈成这样。就不能砸了那花盆,把苞米种到地里吗?体育为民,体育为少年,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才是根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