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风鬼传说 第501章 天衣

2019-10-13 00:00: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501章 天衣

第501章天衣

看得出来,庆妍的哭不是喜极而泣,只是单纯的对自己的怀念。

上官秀从怀中取出散灵丹,说道:“随机变是灵武技能,服散灵丹后,灵气无法凝聚,随机变自然失效。”

说着话,他把手中的散灵丹直接丢入自己的口中。

这,庆妍不是哭了,水汪汪的眼睛,呆呆地看着他。等着,等着,等了良久,面前的上官秀还是上官秀,外表没有任何的改变。她嗓音沙哑地问道:“你……你真的是阿秀?”

“有假包换。”见她终于开始相信自己,上官秀笑了,他小心翼翼地解开庆妍身上的绑绳,看到她白皙的皓腕被勒出一道道的红印,他心中暗骂捆绑的兵卒手太狠。

“那……那你说,我最怕什么?”庆妍小声问道。

她最怕什么?上官秀想了想,抬手伸到她的腋,轻轻挠了挠。庆妍忍不住咯咯地笑了,紧接着又呜呜地大哭起来,一把把他搂抱住,小脸埋在他肩头,放声痛哭,好在她的小嘴被上官秀肩头的衣服堵住,哭出来的声音不大,不会被外面的守卫听到。

“原来你没有死,原来你没有死……”庆妍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重复道。

“我当然没有死。想杀我,并没那么容易。”上官秀轻轻地抚着她的秀发,柔声说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这么多天。輸入字幕網址:нeìУаПgе·Со看新章

上官秀感觉不仅自己肩膀的衣服湿透了,连胸前都湿透好大一片。

不知道她的眼泪怎么那么多,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他拍了拍庆妍的玉背,低声说道:“好了

,别哭了,再哭我都快被你淹死了。”

大哭不止的庆妍闻言,噗的笑了出来。她不好意思地趴在上官秀的肩头,久久不肯抬起头。上官秀也不再催她,等了好一会,她把脸上的眼泪和鼻涕全都抹在上官秀肩头的衣服上,而后她方抬起小脸,看着上官秀,颤声说道:“阿秀,以后你都不要死,好不好?”

上官秀的心里即温暖,又觉得好笑,说道:“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长生不死呢?”说着话,他从怀中抽出一条方巾,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痕,而后他取出聚灵丹,服。

“阿秀,既然你没死,为何不回军营,怎么还留在宁南军这里?”

“本来是想回去,后来听说宁南的中央军主力回撤,我便潜入在宁南军里,想打探宁南军的部署情况。”上官秀揉了揉庆妍的小脑袋,说道:“等会,你还得帮我一个忙。”

“嗯。”庆妍看着他,连连点头,应道:“阿秀,你说吧,你让我怎么帮你!”

一盏茶后。变成古凌模样的上官秀从营帐里走出来,同时把哭得眼睛通红的庆妍一并带出。

守在附近的守卫们纷纷走上前去,刚才他们都有听到营帐里的哭声,估计古凌在里面也没干什么好事,现在庆妍被他带出来,看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众人更加确定了。

守卫们笑得别有深意,纷纷说道:“大人,审完了?”

上官秀一本正经地清了清喉咙,说道:“我现在带她去见将军,你们不许乱说话。”

“明白明白!大人放心,我们什么都不会跟将军说的!”众人七嘴八舌地说道。

“行了,走吧!”上官秀带着庆妍走在前面,众守卫跟在后面,不时地发出坏笑声。

来到南宫望的寝帐外,上官秀对后面的守卫说道:“好了,你们就守在这里吧!”

“是!大人!”守卫们齐齐应了一声。

上官秀对站在寝帐门口的侍卫说道:“我要见将军。”

“古大人,将军已经睡了。”一名侍卫拱手说道。

“废话,我还不知道将军睡了吗?你赶快进去禀报,就说我来了,将军肯定会见我的,耽误了要事,小心你小子人头不保!”上官秀装模作样地一瞪眼。

那名侍卫也知道古凌是将军的同乡,算是将军的心腹之一。见古凌说话底气十足,还带来一个貌美如花的异族女子,琢磨了片刻,点点头,赔笑着说道:“古大人在此稍等,小的进去向将军禀报!”

“嗯,快去。”

侍卫进入寝帐,没过多久,他从里面退出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躬身说道:“古大人,将军有请。”

上官秀挺着胸脯,拉着庆妍,大摇大摆地从侍卫面前走了过去,进入寝帐。南宫望的确已经睡了,在他身旁,还躺着一名年轻漂亮的军妓。

看到上官秀从外面进来,他慢条斯理地问道:“古凌,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上官秀回手把缩在他背后的庆妍拉了出来,笑呵呵地说道:“将军,你让我带来的人,我给你带来了。”

南宫望看向庆妍,一对贼溜溜的小眼睛都快从眼眶里飞出去了。古凌这小子,还他娘的变机灵了,自己的那么一点暗示,他都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他嘿嘿笑了两声,反问道:“古凌啊,我有让你把她带来吗?”

“呃……这么重要的风军将官,将军当然要亲审了,小人万一出手太重,把人弄死了,岂不可惜?”上官秀含笑说道。

“嗯,你说得倒也没错。”南宫望点了点头。瞅瞅庆妍,再瞧瞧身边的军妓,用力地在她身上拍了拍,沉声说道:“起来起来,出去!”

那名年轻的军妓心不甘情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慢吞吞地穿着衣服。南宫望不耐烦地说道:“古凌,赶快把她带走!”

“是!将军!”上官秀走上前去,他可没有把军妓拉出去,而是抬手扣住她的脖子,使寸劲用力一捏,就听咔嚓一声脆响,军妓的颈骨被他硬生生地捏折。

南宫望一惊,他只是让古凌把人带走,没想到,他竟然把人给杀了。他惊讶地看着他,问道:“你……”

他才说出一个你字,上官秀突然向他一抬手,一条银线从他的袖口内射了出去,不偏不倚,正缠在南宫望的脖颈处。银线在他的脖颈上勒紧,而且不断地向内回缩。

刹那间,南宫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整张脸瞬时变得涨红,他张大嘴巴,手指着上官秀,从床榻上翻到地上。

他挣扎着站起,双手死命地扣着脖颈的银线,想把银线拉开,但是一点用没有,银线已深深嵌入他的皮肉,他的手指头根本伸不进银线里面。

他的指甲把他脖颈处的皮肉扣出一道道的血痕,触目惊心,站在上官秀身边的庆妍都看得一阵阵发毛,意识地抬起手来,捂住自己的嘴巴。

南宫望的双目爬满血丝,变得通通红,摇摇晃晃地走到上官秀近前,伸手去拔他陪的佩刀。

上挂秀只轻轻一挥胳膊,便把他的手打开,直挺挺地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一点点的被勒断气。

南宫望的灵武可不弱,只不过现在再高强的灵武也发挥不出来了。

大脑缺氧,生命在他体内迅速流失。他终于支撑不住,跪在上官秀的面前,双手拍打着他的胸甲,由重变轻,最后,他贴着上官秀的身子,软绵绵地滑倒在地。

四肢还在有没地抽搐着。

上官秀低头看着他绝望的双目,微微一笑,当着南宫望的面,五官和身体迅速发生变化,只眨眼的工夫,古凌消失了,在营帐里,多出第二个南宫望。一个一模一样的南宫望。

“你的人生,到此为止,你接来的人生,由我来帮你完成。”南宫望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这也是他最后的神情,很快,他眼中的神采消失,瞳孔放大,蒙起一层死灰。

随机变被神池列为禁武,不是没有原因的,即便说它是灵武学中最恐怖的技能,也丝毫不为过。随机变可以让修炼者变成世间的任何一个人,取而代之,长时间使用,恐怕连修炼者自身都会迷失,乃至忘记自己究竟是谁。

上官秀对随机变的使用倒是很节制,通常情况,也不会胡乱使用。

确认南宫望已死,上官秀不紧不慢地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套在南宫望的身上,接着,他把南宫望的衣服穿到自己身上,正合身。

即便知道上官秀会随机变,一旁的庆妍还是看呆了,见另一个南宫望站在自己面前,她激灵灵打个寒颤,小心翼翼地说道:“阿……阿秀……”

“别怕。”上官秀握住庆妍的手,用自己的声音说道:“我必须得这么做,错扎关是处要地,我们必须得打来,没有南宫望这个身份,我混不进错扎关。”

“嗯,我……我明白。”亲眼看到随机变,就算是上官秀使用,庆妍还是有种深深的恐惧感。缓了一会,她低头看看地上的两具尸体,问道:“阿秀,尸体怎么办?”

上官秀一笑,抽出佩刀,把庆妍向自己的身后拉了拉,紧接着,他把手中的灵刀往地上凌空一挥,施放出灵乱?风,随着风刃的切割,南宫望的尸体立刻变得血肉模糊,难以辨认。

南宫望和古凌的身材本就差不多,都是又矮又敦实的那种,现在他的五官被风刃刮得血肉模糊,身上还残留着古凌的军装和盔甲,看上去,那就是古凌的尸体。

随着灵乱?风的施放,寝帐外的侍卫们听出不对劲了,纷纷在寝帐外问道:“将军,出了什么事?”

三亚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镇江整形美容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三亚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镇江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分享到: